•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虛擬運營商三年難“轉正”:電信詐騙等成絆腳石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1-04

    1月3日,有消息稱,遲遲未能下發的移動轉售正式牌照將于2017年春節前得到批復,不過,這個消息并沒有得到工信部的證實。歷經三年的試點期,虛擬運營商依舊處于一個尷尬的市場地位,電信詐騙、碼號資源不足、批零倒掛等問題都成了虛擬運營商“轉正”道路上的阻礙,雖然個別企業已經靠著差異化經營漸漸摸索出一些盈利的“門道”,但在業內人士看來,正式牌照的下發并不意味著高枕無憂,相反,行業競爭剛剛開始,一場洗牌在所難免。

    虛擬運營商三年難“轉正”:電信詐騙等成絆腳石

    正式牌照拖延一年

    1月3日消息顯示,國務院將于春節前批復移動轉售正式牌照相關事項,年后開放申請窗口。這之后,虛擬運營商可以向工信部提出申請,工信部審核、批復后為企業發放正式牌照。

    對此消息的真實性,北京商報記者致電工信部新聞處進行核實,新聞處工作人員表示,目前還沒有得到正式牌照將要下發的消息。

    虛擬運營商是我國電信業對民資開放的產物。2013年1月8日,工信部網站公布《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方案》征求意見稿,決定開展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2013年12月,工信部發放了首批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批文,此后移動轉售業務發展迅速,目前已有42家企業獲得了試點牌照。

    按照原定計劃,多家虛擬運營商的試點期已經在2015年12月31日結束。如今,兩年試點時間已過,按照計劃,去年初就下發的移動轉售正式牌照,至今不見蹤影。

    移動轉售試點政策被視為“電信重點領域向民資開放的開始”。此前不少互聯網公司認為,民間資本一旦以虛擬網絡運營商的身份進入電信行業,傳統電信運營商對基礎電信業務的壟斷局面將被打破,其營收增長也將因此受阻,電信運營商的龐大利潤將部分由民營互聯網企業分享。

    不過,工信部文件顯示,這種改革并非要將三大國有基礎電信運營商的利潤轉移到民營企業,“而是為了探索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者與移動通信轉售企業之間合作競爭的模式和監管政策”,即雙方將保持“競合關系”。

    為保證該試點實施,工信部的文件規定了強制措施,要求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必須在兩年內與兩家轉售企業合作。同時,文件還規定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必須保證轉售企業的一些經營條件,如提供的業務接入質量不得低于自營業務的接入質量,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者給予轉售企業的批發價格水平應低于其當地公眾市場上同類業務的最優惠零售價格水平等。

    實名制拖慢進程?

    在運營商世界網總編輯康釗看來,本來應該在2016年下發的正式牌照卻到了2017年還遲遲不見蹤影,與虛擬運營商所經營的號段成為電信詐騙重災區有關。去年,準大學生徐某被詐騙電話騙走近萬元學費、導致心臟驟停離世的案件,將大眾的視線都聚焦到了電信詐騙和虛擬運營商身上,這件慘案也只是萬千電信詐騙案中的一個縮影,此后“170”、“171”背后的虛擬運營商無形中已經成為消費者忌憚的對象。

    據了解,由于虛商在號碼數量和放號城市受到嚴格限制,只有當放號城市的開戶比例達到50%時,才會獲得下一批碼號資源。因此,部分虛商不惜通過非法渠道來跑量,這也是170號卡大量流入卡市、無需身份證就可以辦理的主要原因。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工信部稱將進一步加大對虛擬運營商的監督管理力度,并將把實名制落實情況作為虛擬運營商申請擴大經營范圍、增加碼號資源、發放正式經營許可證的一票否決項,對違反實名制規定的虛擬運營商將嚴肅處理。

    除了實名制落實的問題,碼號資源也是制約虛擬運營商發展的另一個瓶頸。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部門主任許立東指出,當前工信部仍按照傳統的本地網模式來規劃碼號資源,由于虛擬運營商只是分別在少數城市開展業務,這就直接導致了發展較快的地區出現了號碼緊缺而沒開展業務的地區號碼放不出去的局面。

    盈利模式不清晰

    除了實名制和碼號問題,虛擬運營商運行困難的另一個主要因素就是無法盈利。中國虛擬運營商產業聯盟、寬帶智庫秘書長鄒學勇透露,從2013年底開始試用到現在,工信部頒發過試點牌照的42家虛擬運營商絕大多數都處于虧損狀態,無法盈利的局面逼迫個別企業早早就退出了移動轉售市場,有的則被資本拋棄。

    究其虧損原因,離不開“批零倒掛”。鄒學勇指出,虛擬運營商虧損主要是因為基礎運營商給虛商和用戶的價格不同。例如,基礎運營商直接給用戶1M流量5分錢,而給虛擬運營商的價格高達1角5分錢,出現“批零倒掛”現象,這就造成虛擬運營商經營持續虧損的狀況。

    國家相關部門并非未對虛商采取扶持措施。去年初,工信部向三大電信運營商及全體虛擬運營試點企業發布了《關于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批發價格調整的指導意見》,要求虛商批發價格應低于電信運營商同類業務平均業務單價(或套餐價格);虛商批發價格要與基礎電信運營商平均業務單價(或套餐價格)進行聯動調整,原則上至少每年調整一次。

    去年10月,中國聯通已經開始在移動轉售業務方面進行模組資費試點工作,試點期結束后將向所有合作虛擬運營商全面開放。??樽楹鮮侵富≡擻檀虬桓鲇鏌?、流量等方面的套餐后,出售給虛擬運營商,資費相對固定。在康釗看來,??樽楹系哪J澆型謀湫檣獺芭愕構搖鋇霓限尉置?。但即便如此,虛擬運營商的盈利模式也依然沒有一個清晰的定位。

    資深通信專家項立剛指出,正式牌照對虛商來說就像冬天的濕棉襖,穿上不舒服,脫下來又不舍得。在正式牌照下發時,由于獲取用戶困難、盈利難,一些未實質開展業務的試點企業未必再熱衷申請正式牌照,且未來一段時間內,虛擬運營商將會洗牌,可能僅剩下兩三家大企業和少數區域性企業。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ganrao} 正宗河北麻将 球探比分手机app下载 广西快3 乐乐安徽安庆麻将 财富之都 cba1112总决赛比分 竞彩足球比分结果直播 美知广子猝死视频完整 棒球比分直播 运彩即时比分 哈尔滨麻将电脑版 足球比分网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预测推荐胜平负】_中国竞彩网 下载杭州麻将 极速时时彩 打二人麻将有什么技巧 人人河北麻将app下载